陌竹

陌竹,先生蓝在
容易爬坑的女人
没啥特长,经常犯病,脑洞多,写不出来_(:з」∠)_容易坑文的女人。

Po主有病之乌贼米英【最终章·上】

        知道吗?发情期的雄性乌贼在找不到伴侣时会显得烦躁,它们急于交配,因此,单个没找到伴侣或伴侣不服从的雄性乌贼会从别的雄性乌贼怀中抢夺雌性乌贼,犹如两只公狮争夺母狮一般,凶狠无理。如果争夺者胜利了,它就可以抱得美人【美乌贼?】归,然后交配。当然有一定几率的雌性乌贼已经接受了原配的精子,由于雌乌贼并没有权力拒绝雄乌贼,所以后来者的精子雌乌贼也必须接受,就有了同母异卵的现象。

        刚从卵中孵化出来的阿尔弗雷德面对着自己已经被其他鱼类当做食物的母亲,它不知道该去哪里……它不知道自己的那个父亲是那只乌贼…

        他还小【别欺负他,他还是个孩子】,脆弱通透的身体连墨汁都吐不出来,唯一的庇护所母亲也葬身鱼腹……他小心翼翼的游荡在珊瑚丛中,那里的小鱼都很友好,愿意与他作伴,给他留一个栖息的小洞或珊瑚丛。

        阿尔弗雷德游荡在海底,累了就在珊瑚丛里找一个舒服的地方趴着听温柔的海星小姐讲故事。

        直到阿尔弗雷德长大了,已经从一个珍珠水母长到了的大西洋海刺水母的大小了。【什么鬼比喻】但是他从来没想过一个问题,直到海星小姐有了小宝宝后才想过

        为什么他从来没见过他的同类呢?

        或许它们都不住在这里吧…趴在珊瑚礁上仰望着上面一年一度的水母舞会的他这样想着。

         水母们跟着水波舞动着,跳着引以为傲的舞蹈,有一两只水母时而凑在一起跳着贴身舞时而分开只有尾须相触,小小的海月水母围绕着他们轻盈的旋转着。

        看起来很开心啊———真羡慕他们…不知道我的同类在哪里,也许就在不远处…或许他们看见我会很开心,为我举办一个大part…
那————我可以去找它们!

          就像突然被点开了一样,阿尔弗便踏上了寻找同类的旅程。

        他游过珊瑚海,路过鲨鱼群,还和抹香鲸一家抢过螃蟹,虽然在他们大打出手的时候螃蟹已经悄悄的跑了……

     在寻找同胞的路上,他经历了太多从来没遇到的事……

     阿尔弗在一个陌生的礁石丛里游荡着。不同于他原本居住的珊瑚丛,这里有点荒凉,都是礁石,还有那些不好客的海胆和河豚。
    
    正当他有些失落的准备找一个地方注意一下思考人生的时候,他的目光瞄到了一个和他很像的身影——同样的触手,同样的身形【阿尔,别骗自己你比他大多了。】除了比他瘦小外,没有异样的!
   
    那是他的同类!!!!!阿尔弗欣喜的凑过去,小触手都有点兴奋的乱舞着

    他听到那些海胆和河豚都对那个比他瘦小的乌贼毕恭毕敬的,尊称他为老大。

—————————【下章预告】—————————
   
        粗壮的触手毫不犹豫地拦住了面前乌贼的去处,它在自己的触手中压在怀里

        “我日你↔妈↔个↔混蛋!放开我!!”被粗壮的触手紧紧地包在其中的感觉让它很不安,直接告诉它,那个蠢货可能会,不对,是一定会对它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来。这是它的一贯作风。

        亚瑟的触手疯狂扭动着,不停的拍击着阿尔弗,试图让自己离开那家伙愚蠢霸道的囚禁。虽然吃没什么卵♂用╮(╯_╰)╭

【#霸道乌贼爱♂上我#】【#乌贼总裁追妻记#】——白痴作者语录

       “别动,不想被痛死的话”低沉的吐墨声音中带着毫不掩饰的烦躁,它预示着主人已经进入了发情期中最危险的阶段

—————————【tag】————————————

这篇主要是回忆杀吧_(:з」∠)_至少要交代一下阿尔弗雷德为什么认识亚瑟对吧⁄(⁄ ⁄•⁄ω⁄•⁄ ⁄)⁄

至于下一章_(:з」∠)_看了预告的都懂得,没错就是乌贼肉,说真的,在某种方面上写出乌贼h的我也是丧心病狂啊…

PS:其实这章写了很久了,比Tha rain早了好几个星期,至于为什么没发…抱歉,是我忘记了【跪下】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