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竹

陌竹,先生蓝在
容易爬坑的女人
没啥特长,经常犯病,脑洞多,写不出来_(:з」∠)_容易坑文的女人。

布满蔷薇的绿墙〈4〉

      “那我们就算是认识咯”尤妮娅一只手抱着Vogel,一只手整理了一下刚才因为走过灌木丛而被弄乱的裙摆。

        “不然呢?”伊斯特挑了挑眉看着尤妮娅轻拍掉身上的树叶,然后目光转向她怀中的白猫“我之前听到你叫它Vogel,这是它的名字吗?小鸟,真是一个特别的名字”

        “嗯?是啊,Vogel和本小姐一样!都是美得和小鸟一样哦!”一谈到Vogel,尤妮娅似乎变得很兴奋,比划着手,笑的特别爽朗,小小的虎牙也露出来了。
    

        “喵——呼噜呼噜”Vogel在尤妮娅的怀里仰着头,眯着眼睛发出小小呼噜声,尾巴也轻轻地摆动着,似乎在肯定尤妮娅的话

       “噗嗤—— ‘ 美得和小鸟一样 ’ ?真是特别的比喻啊…”伊斯特看着眼前兴奋的尤妮娅和怀中附和尤妮娅的Vogel,似乎——那句话说的没错啊,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宠物

        “那是你不懂,小鸟最美了…可以自由的飞翔。”尤妮娅微垂眼睑,似乎哪里被戳到了什么悲伤的地方,但是语气平静的有点渗人“虽然有的鸟是在笼中孤独的度过一生,一辈子也只能仰望着天空,但是…也很美,不同于那种自由的美…一种孤独的美”

       “…是嘛…”盯着尤妮娅的眼眸,伊斯特发现他看不了底…红色的眼眸犹如一个漩涡里面似乎有什么在呼唤他,引诱他进入那漩涡的中心…让他沉沦其中…直到彻底沦陷…

        “…嗯,是的,小鸟最美了…”尤妮娅不自然的移开眼,伊斯特直勾勾的视线让她有点不舒服。

         尴尬的沉默的一会儿。她似乎想到了什么,把Vogel的前爪抬起轻轻捏了一下,让Vogel尖利的爪子露出来放在伊斯特面前,表现出一副不说就用Vogel的爪子抓你脸的姿态“海德薇莉先生,似乎你没告诉本小姐来这里的目的啊”

        “喵——” Vogel配合的叫了一声,微微摆动一下尾巴,眯着猫眼露出一副威胁的样子【乱入:超级想揉啊啊啊啊】

       看着面前的一人一猫,伊斯特再次感叹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宠物,简直太像了!

       “我想你可以放心,你看得到我没有恶意,只是听说这座庄园里有一面布满蔷薇花的漂亮绿墙,我想看看,然后走到这里被你突然出现的猫吓到了,顺便划伤了手,就这样”伊斯特偏着头无奈的指了指Vogel然后把把自己划破的伤口给尤妮娅看

       “…呃………”尤妮娅默默地收起Vogel的爪子,把它抱起面朝自己盯着Vogel,眼中有一丝责备“…对了,告诉你有绿墙的人是谁………不知道这里是禁地吗”

        “看管花田的园丁老彼得斯,那位老园丁告诉我这里有绿墙的,他有告诉我这里是禁地,但是我还是过来了,因为我的好奇心驱使我过来的,它可是一直在我脑子里叫嚣着呢。”伊斯特果断供出老彼得斯的名字。

        相信如果那位乐观的老园丁在的话,肯定会摘下他的破草帽用那奇怪口音的德语说“嘿,小伙子,你就这样把俺给供出去了,果然小孩子都是天生的小坏蛋”

         “老彼得斯……那个看管天竺葵的老园丁吗………他应该有阻止你吧,如果只是好奇心驱使你的话,那还真的是好奇心重的家伙。真希望上帝能把你那该死的好奇心收走换成严谨…”白了一眼伊斯特,把Vogel递给他,尤妮娅转身向灌木丛走去“既然你想看,那本小姐带你去看吧,相信你看过后会后悔的闯进来的”

       “啊?后悔?为什么”伊斯特皱着眉头小心地接过Vogel,向灌木丛快步走去跟上尤妮娅的步伐。后悔?

      “嗯哼——你到了就知道了”原本柔顺的银色长发随着主人的步子略微凌乱了,擦到灌木丛上时几根银发掉落在上面,有点像圣诞树上的银丝

        伊斯特在Vogel的目光下轻轻地捏起那些银丝放入口袋中的怀表里,低头看了一眼Vogel用手指碰了碰它粉嫩的鼻尖“嘘——这是秘密”

————————【tag】————————

        咳咳,第三章就这样草率的结束了!终于进入正题了,感动天地。
        其实Vogel是有原型的哦,原型就是我家那只蠢萌蠢萌的猫,是的,超级喜欢惹麻烦,而且惹了麻烦后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啊啊啊啊——都不忍心下手啊有木有!
        第四章再等等哦,等我纠正一下错别字和把里面一些废话删了。今晚连更!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