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竹

陌竹,先生蓝在
容易爬坑的女人
没啥特长,经常犯病,脑洞多,写不出来_(:з」∠)_容易坑文的女人。

刊名/ Have You Brought Me Some Candy

配对/ 亲子分 露中 米英 普洪 独伊

原作/ 黑塔利亚【Axis Power of Hetalia】

预计字数/ 15w↑↓

周边/ 日式风铃x1 【亲子分 露中两款】
定制环保袋x2 【亲子分 露中两款
明信片x4  【四个童话故事】
随机海报x1【封面】
手写感谢信x1 随机明信片x1
黑桃米英马克杯【仅30个】

贩售方式/ 预售+通贩

【Staff】

主催/ 淮南

副催/ 凉七

文阵/ 君安泽    与希    泥塔    绯缪   一森零 八一   麦冬   白喵    黑喵     麻依    玥漓    雪兰

图阵/ 姨妈    碎影   诺曼子    秋尾    AKio 十肆   四岩    知懿   Cr格子

封面/ 伊芙

文G/ a桑

特典/ 枫叶 【环保袋】
知懿【童话明信片】
黑山 【普洪文件夹】
阿棉【黑桃米英马克杯】

宣图/微博@Earyello

校对/ 鱼蛋 淮南 凉七

排版/ 悠悠

【言而无信的王子】

亲子分
文手:君安泽

  从前有一个国家,王妃生下了两个王子。老国王请占卜师来为可爱的小王子们算命,占卜师预言道:“小王子会一直幸福的,但大王子到了十八岁那天会遭遇一场劫难。”
  转眼间,两个王子在保护下快乐的成长起来。十八年过去了,老国王为他们举办了隆重的生日庆典,但大王子罗维诺却不被允许出席。他被关在房间里,老国王派了很多卫兵看护他,嘱咐他千万不能离开。
  小王子费里西安诺接受众人的礼物和祝福,而罗维诺却独自待在冷清的房间,从早到晚听着外面的欢笑声,他的内心无比羡慕。他偷偷打开窗户,想要看看焰火。忽然,一只怪鸟从天而降抓走了他。
  它把他丢在白色的雪山顶,独自飞走了。夜里寒冷的空气使罗维诺几乎快要冻成冰,他又怕又急,吓得哭了起来。他以为自己快要死了。
  “该死!要是我听爷爷的话就好了!”他后悔不已,“谁能来救救我?我什么都愿意做!”
  这时一束光芒打到他的身上,暖洋洋的,好似象征希望的阳光。它问罗维诺道:
  “漂亮的人儿啊,你为什么独自在这里?”
  “我是被抓到这里来的!”罗维诺回答,并把自己的身世和经历告诉它。光芒散作如雾一般的金色颗粒,又凝聚成一个人形,一个男人出现在他面前。
  “我可以救你并送你回家,但你要答应我的条件。我需要一个新娘,我喜欢男孩儿,你得跟我结婚。”

【白雪王子与偷盗者辛迪瑞拉】

露中
文手:绯缪

很久很久以前,欧洲大陆的某处,有一个小小的国家。因为整个国家是由一座标志性的雪山以及周围环绕的山川平原组成,且王城位于雪山山腰处,故得一美称“雪之国”。

而关于这个国家的建立,则是一段传奇。创始王族——布拉金斯基家族的祖先,传说是在雪山之巅得到了一颗有魔力的紫色钻石,能够实现人所有的愿望。于是布拉金斯基的祖先靠它创建了这个国家,并传言用它呼风唤雨、召唤凛冬护卫国家,保佑国家的昌盛和安全,且将这颗神奇的宝石冠以誉名——冬将军。“冬将军”从此作为王权的象征,相传于历代国王,雪之国的创立便也因此而传为一段佳话。

当然,这本与我没有什么关系。我不过是个亚洲商人的儿子,我的父亲和母亲经商时路过这个国家,恰巧诞下了我,为我取名王耀。之后他们便决定留在这个国家生活了,仅此而已。如我从小所知,我就被教导总有一天要继承家中的生意和产业,就像这个国家的国王总有一天要把整个国家都交给王子伊万一样。

【Be Your Rose】

米英
文手:麦冬

作为一只再普通不过的垂耳兔,亚瑟.柯克兰有两件很令他自己骄傲的事情,其中一件就是他拥有一片很大的玫瑰田。即使是他的死对头弗朗西斯——一只花哨的狐狸——也曾不情不愿地表示这片花田的确是很美。

时常会有一些动物来向他表示希望带一两朵玫瑰回去。作为一只绅士兔,亚瑟大部分请求都会答应,反正W森林有着住在太阳里的神明庇佑所以四季如春,田里的玫瑰也是常开不败。不过即使如此,这些玫瑰能如此美丽还是仰赖亚瑟每日的辛勤照顾。

这一天,亚瑟像往常一样蹦蹦跳跳地前往花田。大大的太阳挂在一碧如洗的天空上,亚瑟本能的直觉告诉他今天也许会有什么好事发生,比如那只狐狸踩中了陷阱弄得一身狼狈之类的。

    亚瑟志得意满地跳进花田时,感觉脚下有什么软软的、毛茸茸的东西,吓得他往后连跳了三步,这才惊魂未定地发现自己刚刚踩到的是一条灰色的尾巴。
唔……这是什么动物的尾巴?森林里好像没有这种尾巴的动物。

在亚瑟努力地搜寻记忆的时候,那条灰色的尾巴慢慢地竖了起来。然后一个巨大的灰色脑袋凑到了亚瑟面前,一瞬间亚瑟的视野中只能看见一双蓝色的眼睛。

【Not Just A Monster】

普洪
文手:麻依

     寒冷的12月,平安夜的前夕所有人都挤到教堂祈祷着自己新一年的愿望,上帝能够保佑自己与家人。原本应该是一家团聚在客厅里喝着一杯热可可,吃着小人姜饼干,家庭成员咏唱着平安夜的曲子让房子里面添加了欢乐笑声。然而如今大家却在教堂里祈祷着希望今天的他们不会被抽选送往黑暗的城堡做贡献品。

“伊丽莎白修女,时间到了”一位年龄较小的女孩披着黑色的披风敲了敲老旧的木门后,才打开门看着坐在床上的女修露出她麦色肌肤的肩膀,穿着抹胸紧身的人鱼蕾丝连衣裙能够很好地展现出她良好的身材,裙尾洒落在地上组成一个圆形。虽说女修不可暴露出自己的身体,但是也只有作为贡品的这一天必须把最美丽的一面献给恶魔。

    “我知道了”伊丽莎白抚摸着冰冷的玻璃窗最后感受这篇熟悉的寂静,深吸了一口气后才转身走向大门通往教堂之处。等到女孩推开大门教堂里传来的圣歌突然中止了,当伊丽莎白踏入教堂中心的时候,身后出现陆陆续续的惊讶与赞叹声。现在的伊丽莎白宛如上帝所献给他们的天使,但是却即将被恶魔夺走。

      
【猎人与鹿】  

独伊
文手:雪兰

      “啊!你瞧我,都忘记做自我介绍了。我叫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是梅花鹿的精灵哦!”费里西安诺自豪的介绍着自己的身份,脑袋上的呆毛随着说话一翘一翘的,“啊···如果哥哥知道我把身份告诉别人一定又要骂我了。Ve···那你是谁?”

      路德维希仍然震惊在梅花鹿精灵这几个字上,虽然神奇的传说故事层出不穷,但是真实发生在眼前还是不敢相信。他忍不住上前几步,用力拔了拔费里西安诺的鹿角,听到对方哭着大喊“痛痛痛痛痛痛”才停下来。他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这个人真的是···一只鹿。

      “我叫路德维希·贝什米特。”路德维希回答道。

      “路德?好好听的名字!“费里没有太过追究路德拔他鹿角的事,“你是做什么的?”

  “额···”路德犹豫了一下,并不打算告诉眼前这个可爱的小鹿自己是猎人这个残酷的事实,于是他撒了生平第一个谎“我哥哥是医师,额···我是来帮他采草药的。”







评论(15)

热度(88)